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可查的实盘配资公司_股票配资公司查询_股票配资平台哪些好 > 可查的实盘配资公司 > 万华化学并购方案变更:一参一控,安纳达或成万华锂电业务重要上市平台
万华化学并购方案变更:一参一控,安纳达或成万华锂电业务重要上市平台
发布日期:2024-05-01 03:32    点击次数:5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按照原计划,万华化学(600309.SH)将通过增资、购买股权等方式控股安徽铜化集团,进而间接入主后者旗下的六国化工(600470.SH)、安纳达(002136.SZ)两家上市公司。

不过,随着昨日晚间公告的出炉,上述计划发生重大调整。

2月26日晚间,涉及该笔股权交易的三家上市公司集体发布公告,万华化学的投资下沉到上市公司股权交易层面。

一参一控新格局

方案调整后,对于六国化工,铜化集团将协议转让其5%的股权给万华化学子公司万华电池,同时后者承诺“未来12个月内,万华化学及其控制的公司不会成为六国化工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对于安纳达,万华化学则是直接收购铜化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15.2%股权。

交易完成后,万华化学子公司万华电池将持有上述15.2%的股权,成为安纳达的控股股东,烟台市国资委进而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铜化集团则继续持有安纳达14.8%的股权,同时万华电池还与铜化集团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

至此,原计划中万华化学对两家上市公司的持股地位,最终变更为“一参一控”。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万华化学的投资早在2023年11月时便已曝光,彼时因为涉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因素,六国化工、安纳达还曾经进行过紧急停牌。

随后由于今年1年二级市场的走低,万华电池此次入主上市公司的成本明显下降。

以安纳达为例,紧急停牌前公司股价为11.11元,到今年2月5日时一度跌破6.8元。

最终,转让价格以协议签署日的前一交易日安纳达的收盘价9.15元为基准,万华电池总计付出2.99亿元的成本获得了安纳达的控制权。

此次,万华化学将承接上市公司股权的载体确定为子公司万华电池,与六国化工、安纳达之间也具备非常明显的产业逻辑。

安纳达,为国内上述上市的钛白粉生产企业之一,2013年开始便从事磷酸铁的生产业务,控股子公司铜陵纳源为磷酸铁行业头部企业。

而在钛白粉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副产品硫酸亚铁(1吨钛白粉生产约3吨硫酸亚铁),而后者可以用于生产磷酸铁,以及下游的正极材料磷酸铁锂。

截至目前,安纳达共有钛白粉产能8万-10万吨,以及包括子公司铜陵纳源在内的15 万吨/年磷酸铁产能。

“铜陵纳源依托母公司安纳达,充分利用了其公辅工程、污水处理等设施,母公司副产品硫酸亚铁为铜陵纳源的主要原料之一,作为循环综合利用副产品,原料成本较低;鑫克化工系……六国化工所属子公司,为主要生产精制磷酸的企业, 离公司距离仅3公里,有利于公司产品主要生产原料磷酸获得稳定、充足的供应保障,有效降低了公司的生产成本。”安纳达前期指出。

在拿下安纳达的控制权后,该上市公司很可能会成为万华电池的重要资本运作平台。

锂电材料激烈竞争当前

万华化学,作为一家总市值超过2000亿元的化工龙头,在本轮锂电行业景气周期的初始阶段便已经有所布局。

2020年4月,该公司收购了卓能锂电100%股份;同年6月,万华化学曾经宣布,投资11.6亿元在四川眉山建设1万吨/年锂电池三元正极材料项目。

2021年9月,万华化学《年产5万吨磷酸铁锂锂电正极材料一体化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进行公示,项目包含5万吨/年磷酸铁、5万吨/年磷酸铁锂及配套装置。

2022年11月,前述股权收购主体的万华电池正式成立,注册资本高达18亿元。

2023年11月,万华化学甲胺装置在四川基地成功开车,标志着产能29万吨/年的天然气-乙炔-BDO-GBL-甲胺-NMP产业链全线贯通,其中NMP(电池级NMP主要用于锂电池正极材料浆料和导电剂浆料的制备)产能8万吨/年。

在去年的半年度业绩说明会上,万华化学更是表示,在“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的实施背景下,新能源产业高速增长,电池行业迎来了黄金发展机遇期,“电池材料是万华化学近年来重点培育的业务板块,定义为公司第二增长曲线。”

而通过此次对磷酸铁生产商安纳达的控股,以及磷酸生产企业六国化工的参股,万华化学至少在磷酸铁锂的上游原料端布局得到了明显强化。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磷酸铁锂由于前两年供需矛盾最为突出,吸引了包括龙佰集团(002601.SZ)等钛白粉企业在内的大批行业外部资本进入,加上既有行业龙头湖南裕能(301358.SZ)、德方纳米(300769.SZ)等企业的不断扩产,产能增长十分可观。

进入2023年后,随着新增产能的释放、终端需求增速的下降,磷酸铁锂行业产能过剩突出,成为全产业链内竞争最为激烈的环节之一,同时叠加上游碳酸锂跌价带来的存货减值风险,去年多家生产企业出现亏损。

此外,在2022年锂电材料需求最旺盛阶段,正极材料也并非锂电产业链内部利润最为丰厚的环节,并需要同时承担原料锂盐与下游电池价格波动的双重风险。

从以上角度来看,虽然万华化学在自身聚氨酯领域具备极强竞争力,并取得了辉煌成绩,但是进入到锂电行业后,尤其是正极材料领域将面临十分显著的竞争压力。

锂电材料业务能否如期成为万华化学的“第二增长曲线”,无疑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相关资讯